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聚焦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 主站> 聚焦中国

山西乡宁县:惠民路边的呻吟

2012/5/18 10:06:11  百姓生活网

要想富,先修路。修通公路造福于民,本来是件好事,然而,山西省乡宁县兰间村至万宝山村间这十几公里的公路却让村民既伤心又气愤。因为这条路不仅没有成为致富之路,反而成为了让村民担惊受怕的“夺命路”。

本刊记者/张斌 吴艳华 曹晓霞

从乡宁县的兰间村到万宝山村的沿黄旅游公路于2009年开始施工建设,据了解,这条路于2010年建成通车后不到两年就返修了两三次。即便如此,至今这段路的多数路面破损严重,部分桥梁仍有塌陷。

“制富路”

20119111920分,山西省乡宁县谭坪西庄桥发生垮塌事故,导致两辆车翻沟,造成了3人死亡、3人重伤的重大交通事故。

据知情者称,2011911日,闫金山开车带着在华东石油钻井队工作的三名江苏籍朋友出去玩。当车行至西庄桥时,路面突然塌陷,致使闫金山驾驶的车辆跌入路边的深沟内,闫金山及两位江苏籍朋友当场不幸身亡,另外一人重伤。随后,又有一辆车翻入沟内致使两人受伤。

经记者调查得知,2010年此桥建成通车后就坍塌过一次,修复好后,2011年再次坍塌,造成了3人死亡的重大事故。据当事人称,事发后乡宁县枣岭乡政府领导赶赴现场表示,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自然灾害,与道路的质量没有直接关系,说完后尚未组织救人就扬长而去

事发后,由于没有人出面对此事进行调查,死者闫金山的亲属难以承受这巨大的打击,于是他们将尸体停放在路边,一放就是十天,乡宁县有关领导怕事态扩大,责令枣岭乡处理此事。随后,枣岭乡政府直接支付给闫金山家属13万元埋葬费,闫金山家属不同意当地政府的此种做法,但迫于当地政府施加的“压力”,无奈之下才将死者安葬,其余二人由所在单位进行处理,每人获赔90万。

知情者告诉记者,死者后事处理以后,乡宁县政府并没有对造成这次重大伤亡事故的道路修筑承包单位及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事故随着死者的入土安息画上了句号。

“这条公路才修了一年多,没有一处路基是好的,铺的柏油也只有薄薄一层,开通没几天就不断返修。谭坪——临河——师家滩路段多处开裂,兰间——万宝山路段损害严重,桥眼村与西庄子村交界处这一低洼桥梁地带,损毁最严重返修次数最多。出事的前两天该路段被雨水冲塌,致路基彻底断裂,数辆车跌入沟内造成多名人员伤亡,车辆无法通行。当时正逢苹果丰收季节,因为这个路段的塌陷,收获的苹果全部积压在家里,没办法卖出去,这哪是惠民路?”某村民对此气愤的说。

记者采访了解到,大部分当地村民均称这段路为“制富路”,问及原因村民解释道:“柏油只铺了薄薄的一层,像煎饼一样一起就是一大片,这几座桥经过几次修复,现在还满是裂痕,和豆腐渣工程有什么两样?农民好不容易盼到了丰收季节,可路偏偏在这个时候坏了,这不是‘制富路’吗?”

多次修复难改观

随后,记者沿寨谭线公路向万宝山方向走去,沿路看到寨谭线公路两侧路基的排水渠破败不堪,有些路面裂痕严重。桥眼村坍塌的桥维修之后,仍出现了大面积裂痕,路肩被雨水冲的脱落坍塌,这个桥位于两沟之间,既没有管涵和其它排水设施,路面也没有硬化铺油,裂痕近三四厘米宽。

在驮间村公示碑旁,记者看到路中间的柏油隆起,路面破碎。西庄岭到掷沙村之间的桥因没有涵洞排水渠已经严重破损,路肩被雨水冲的大面积坍塌,公路路面沙石裸露,路面高低不平,整个路面呈现出黑、青、白三色,这路段被当地百姓戏称为“丐装路面”。据了解,掷沙村桥已连续三次返工,如今路面的宽度还不足五米,排水管道是简易塑料管代替的。

驮间村农村客运站边的桥护栏已被雨水冲塌,因桥面窄经常出现翻车事故。按照规定桥两边的护栏需要挖1.5米至2米的地基,再用水泥筑起,但这些桥两边的护栏却用砖就地垒起,安全隐患随处可见。

记者看到,返工铲下的柏油路面,几乎没有粘度,且部分柏油块厚度不足3厘米。整个道路沿线的路面和路基排水渠,几乎没有不破损的地方。

据了解,修这条路的大部分资金是当地煤矿企业摊派的,知情人告诉记者:“乡宁是个产煤县,煤炭资源丰富,煤矿多。修这条路时,乡宁县县委和政府开会要求每个煤矿都要出资,整个工程没有公开进行招、投标,是直接由山西运城河津路桥公司承建的,这条路刚建起不到一年大部分的路面、桥梁就已坍塌破损,到现在已经返修两三次了。”

施工单位受质疑

如果知情人所诉属实,那么为何该路段的承建权不经过公开招标呢?山西省河津市路桥公司的资质又是如何呢?

记者在相关网站上查阅,并未找到与该公司相关的资质介绍,那么,这样的路桥公司是怎样“中标”的呢?

了解完事故情况和实地情况后,记者随后向山西省乡宁县县委书记反馈了上述情况,但却如石沉海底渺无音讯。不久,记者又向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反映了解到的情况,山西省乡宁县交通运输局某副局长给记者来电,表示此路分属寨谭线,修这条路时县里不给出钱,资金太紧张,地段造价太大,没有办法处理“腰子”或“垭口”。知情者透露,某石化公司出了50万元的赔偿款,但只给了闫金山家属13万元,其余的钱不知去向。

之后记者收到了一份来自山西省乡宁县交通运输局未盖公章的回复,回复中表示事故发生后,国土等部门对事故进行了认定,最终定性为自然灾害,并据实上报了临汾市政府。并确认谭坪——临河——师家滩路段确实有开裂,西庄岭到掷沙村路基路面排水渠确有因养护不及时个别部位积有落石和杂草的现象。

而按照规定,公路建成两年后要进行验收,记者目前未见到这条路的验收报告。对于有可能产生的自然灾害,交通部门是否做到了定时排查、临时预警等工作呢?这条路的养护工作又是怎样做的?刚修不久的路为何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坍塌?截至记者发稿时都没有看到该次事故的鉴定报告书及河津路桥公司的资质证书。

为什么好事难办?公生明廉生威,只有内心没私欲才能把好事办好,内心有私欲好事难见好。乡宁县的“致富路”为何最后变成了村民口中的“制富路”,这种现象不得不让人深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