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百姓之声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之声

走访延庆百日干旱乡村 村民凿冰河洗衣服

2011/2/11 9:45:00  东方网

  上午10点半,延庆县大庄科乡水泉沟村的村民担着扁担挂着水桶出现在路边,排队等候打水

  四十多岁的唐大姐腿脚不灵便,连拎半桶水都费劲,每次接水时她最多打少半桶水

  延庆百日干旱乡村村民凿冰河洗衣服

  挑水过年

  延庆百日干旱乡村村民凿冰河洗衣服

  从2010年11月,北京连续百天无降水,在延庆县山区内的大庄科乡水泉沟村,机井里的水含氟超标,水井干涸河流结冰,百余名村民靠水车送水度日,度过一个无水的春节。

  在这里水比油金贵,而过年走亲访友常说的“到家里喝口水”,在水泉沟村也成为一种奢侈的邀请。

  送水现场

  十点半 全村集合等水

  大年初三上午,暖暖的阳光透过山与山的间隙洒进这个叫水泉沟的小村落。冬天的农村安静异常,偶尔几个孩子拿着挂小鞭炮追跑着,时不时有一两位客人来串门,然而这种宁静被一辆农用车的马达声打破。

  延庆县大庄科乡水泉沟村,一听就是个富水环绕的地方。而如今,出水的水井已经干涸,穿过村子的白龙潭溪水也已结冰。运水车成为这个村子百余口村民的生命之源。

  上午10点30分,水车的马达声从村口响起,三四分钟的工夫,二十多名村民已经挑着扁担在村子中间“紧急集合”,铁桶、塑料桶摆了一地。

  用水现状

  大小水桶 留住每滴水

  淘米水刷锅、刷锅水喂鸡;洗脸水擦炕、擦完炕的水留着墩地,墩地剩下的污水留着冲厕所。

  记者跟随一户刚接完水的村民回到家,看到家里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各种桶和盆,除了两桶刚接的水,地上有专门用来收集刷锅水的桶和收集洗脸水的盆。

  村民谢大姐家过大年穿的衣服都没洗,只能到白龙潭边,凿开冰用冰面下面的水洗衣服

  水泉沟村每家都有各式水桶若干,用于存放不同用途的水。墩地剩下的水,还要留着冲厕所

  旱区现状

  送水进村 成唯一水源

  水泉沟村谢书记告诉记者,从去年11月以来,已经整整一百天一毫米降水都没有,水泉沟村和附近的东沙梁村一个多月以来,全部的生活用水都得依靠这辆农用车送水。

  “村里本来有一口260多米深的机井,可是打完井抽出来的地下水含氟量特别高,蒸出的米饭是红色的,所以村民最近几年都是用这个井水洗洗涮涮,吃喝用水则依靠村里水井渗出的地表水。”谢书记说,原来村民的饮水源头——一口四五米深的水井可以用扁担拎出水,如今却已干涸见底,水井四壁结着厚厚一层冰花。

  缺水的未来

  白龙潭近干涸 地下水氟超标

  距离延庆县城40公里的大庄科乡四周环山,植被覆盖率很高,随着近几年搞旅游开发,村子里不少居民家里都成了挂牌的农家院,形成了民俗村。

  缺水的日子来了,村子周边三十多年的板栗树旱死了,穿村而过的白龙潭溪水几近干涸,村里现在的经济支柱——民俗旅游也将因缺水受到严重影响。

  据介绍,最近几年大庄科乡降水量大幅减少,一般来说年降水量超过600毫米就能供应上这些村民的生活用水和饮用水需求,然而2009年大庄科乡年降水量仅290毫米,2010年降水量500毫米,这些都达不到水井供水的需求。

  从2010年11月至今,大庄科乡西沙梁等村子,只能依靠定时供水,保障村民生活用水。而更为缺水的水泉沟村和东沙梁村,则只能由村里派车去三里地外的乡政府拉水,每天拉三四趟,以保障村民吃水需求。

  然而,最让人揪心的是,这个距离北京城85公里的小山村,前几年刚打的机井井水含氟量超标,也不适宜再次打井,以目前的干旱现状,送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而这却不是长久之法。

  “现在水泉沟村和东沙梁村缺水比较严重,另外还有几个村子每天限时供水一小时,全乡29个行政村有21口机井,可是水资源毕竟有限,或许十年后我们乡一半的村子都会像水泉沟一样吃不上水。”大庄科乡相关负责人对于未来显得十分担忧,全乡29个行政村的吃水问题已经成为乡里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记者手记

  一杯热茶 贵比花生油

  北京吃水3块钱一吨,超市里一桶花生油八十多元,无论怎样比较,油都要比水贵。然而在这个距离北京城80公里的小村落,记者却体会到了一位村民说的“水比油金贵”。

  百天无降水、井水干涸,如果仅仅是这个冬天这个春节暂时的,这并不可怕。然而村子挖的机井含氟超标,不适宜再次挖井,以目前干旱的趋势,地表水远远不够吃水需求。

  大年初三,家家户户门口的红福字透着喜庆,看到记者来采访,村民们都热情地把记者往家里领,一定要进门喝口水再走。然而想到村民家里热炕头上的一杯茶水,比起一碗花生油更为金贵,记者始终没能走进任何一户热情的村民家。

  水比油金贵,在这个偏远的农村出现了,未来,咱北京水比油金贵的面积恐怕会越来越大,到那时,“到家里喝口水”这句话将是多么奢侈的一句邀请。

  (撰文/记者 韩旭 摄/记者 柴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