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新区

高新区视点——刘方林,红岛木船制造业的活历史

2018/11/11 21:12:00  百姓生活网

    

 

开篇语:打开高新区记忆的“窗口”,今年刚好是青岛高新区建区建区十周年,在十年间,从荒芜的盐碱地,到现在的高楼林立,新区的繁荣与发展都离不开艰苦的创业者和坚守者。在高新区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着无数百姓身边感人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

本网将紧紧围绕习总书记的对媒体的新要求,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走进基层、走进百姓、走进生活,向人民群众学习,坚持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将高新区记忆充分挖掘出来,让记忆成为“活教材”成为高新区的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高新区记忆——刘方林,红岛木船制造业的活历史

             

 

近日,伴着10级大风,青岛迎来了入秋之后的又一次降温,对于经营造船厂的刘方林来说却是个难得歇工的好日子——渔船厂全年无休,唯有风雨天气休工。平时热闹的船厂冷清了下来,唯有正在打造的一艘渔船摆在船厂中间醒目的位置,船身龙骨已经构建完成,据刘方林说再有两个月即将完工。

沏上一壶开水,泡上茶,刘方林又拿出了正在施工的渔船图纸,重新对照施工进度。刘方林对记者说:“目前红岛范围造木质渔船,只剩下邵哥庄我这么一家(船厂)了,宿流有一家是做维修的。”俗话说,工要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红岛依海而生,许多家庭世代捕鱼,渔盐文化更是对代代红岛人有着深远的影响。而对于大海的情怀,红岛人更多的是用一艘渔船去承载丰收和喜悦。曾经的红岛人与渔船为家,终日漂泊汪洋,渔船俨然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成员”。

 

热爱的事业,刘方林和他那些年造过的木船

 

走上打造木船的道路,与刘方林从小耳闻目染的环境有关,但更离不开红岛上世纪80年代特定的时代背景。从1978年开始,红岛也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得到发展,尤其是分配方式的调整,让世代沿海的红岛人凭借祖传的捕鱼手艺走上了勤劳致富的道路。而家家集资,户户造船的“盛况”,一时间遍布在红岛沿岸的沙滩上。人们纷纷搭起简易的窝棚,买好木头,再聘请有手艺的师傅进行打造。刘方林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位造船师傅。还在人民公社时期,邵哥庄就因集体造船而闻名。可以说,除了自幼爱好看船,画船,揣摩造船,刘方林的手艺一部分源自家传,目前刘方林还有一个弟弟在宿流社区做渔船维修工作。

刘方林告诉记者,打造一支可以出海的木船施工并不复杂,木头好抬,板子好锯,钉子好上,这独难的地方就是制图、画图和看图的水准。这需要经年累月的学习和积累。刘方林从初中毕业就开始正式设计此行,从风动力的木质船帆到改良后的机械动力船,从龙骨10米以内的小舟到25米的远海捕捞渔船,在他从业的30多年里无一不涉及。

90年代开始刘方林凭借个人技术将造船厂承包下来。1997年获批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颁发的《渔业船舶建造修理工厂认可证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渔船修造厂认可办法》中刘方林的渔船厂准予建造船长20米及以下木质渔业船舶。这是红岛唯一有资质经营木船制造的一家船厂,目前青岛地区现役木质渔船近八成的木质渔船都出自他手。甚至外地渔民都会慕名而来请他打造渔船。

 

手艺人的消失,红岛木船业的兴与衰

 

一个行业有高峰就有低谷,但就产量而衡量红岛地区木质渔船制造业的发展,刘方林对于这个行业的衰退感到深深的忧虑。据刘芳林介绍,90年代开始,造船厂一年的产量可以到达15艘船以上,2000年前后维持在年均10艘,可到了今年只打造出5艘。

时代的转变,虽然为渔船提供了的新动力,但对于传统的木质渔船却也是不小的冲击,从1968年开始逐渐开始出现机械驱动渔船,到90年代左右风动力和帆船彻底从捕捞作业的一线“退居”到博物馆。尽管,风动力和人工摇撸的驾船方式彻底被淘汰,但机械动力的木质渔船依然凭借吃水轻、造价低、便于维修等优点,在1985年到2000年迎来了它的黄金期,这也是刘方林造船事业重要的上升期。

刘方林船厂产量的萎缩是从近十年开始的,但萎缩的原因令人感到意外。刘方林说,每年他的船厂都能接到十艘以上的订单,但由于船厂老师傅们纷纷到了退休的年纪,原本二十多人的船厂,现在只有七人,多数订单他只能婉拒。而培养一名合格的造船师傅要3-5年的时间,还要经过“传、帮、带”将手艺和经验进行积累、沉淀。由于现实客观的诸多因素,木质渔船造船业后继乏人。

 

手艺传承,在困境中亦要破茧重生

 

2012年,在韩家民俗村以及当地实业家韩平德的协助下,木质渔船制作工艺获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刘方林成为这个项目的传承人,对他而言,这门手艺不再是一份赚钱的工作,而变成了一份使命与责任。

“在济南参与非遗传承讨论的时候,其他非遗行业传承人都面临相同的问题。”刘方林说:“现在年轻人们很难全身心投入到这种行业来(手工业)。”然而他不想让这门手艺成为历史,只出现在课本中,资料里和博物馆的展台上。他觉得学习造船,必须源自一种热爱,从而在枯燥理论中自发研究,吸取本领,快速成长。

每年夏季,都会有相关专业的大学生慕名来到船厂,进行观摩和学习,刘方林也热情的接待他们,并对他们的问题一一作答,并给他们讲述木鱼船的历史与演变。在他看来,手艺的传承像是一颗休眠的种子,只要遇到合适的土壤不难发出新芽,而他愿做每日洒水的人。

木质渔船,刘方林从小的热爱到毕生的事业,从全民造船到糊口技能,从黄金时期到日渐衰微,他见证了木船的兴盛也感受人才匮乏的无力,他成为了这个行业中的一本活历史。造船30余年,刘方林用亲力亲为的方式,把自己对于木船的热爱和对传统手工木船的执着深深刻在他经手打造的每一支船上。他时常这样想着,终有一日还能看见那晚霞漫天,夕阳撒辉,千百渔船扬帆而归,船上渔歌号子此起彼伏,岸边欢声笑语连成一片,壮美画卷。

(记者 隋金林)

 

责任编辑:王汉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