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文教卫生

邵鸿:高等教育改革需去除计划教育和行政化

2015/12/24 8:57:24  搜狐

编者按:12月19日,"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二届(2016)年会"在北京举行。搜狐教育独家网络媒体支持本次大会。

  在活动上,九三学社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邵鸿先生做了主题演讲。他谈到了当下高等教育的几大问题:一是行政化增强,人为的强化学校的行政级别、领导官员化;二是行政干预加大,各种规定繁多;三是民办高等教育仍处于较小的补充地位,待遇不平等,而且政府对民办教育办学的干预也逐渐加大;四是高校在某种意义上官场和名利场腐败现象严重,教学质量下降,科技创新能力不足。对于上述问题邵鸿先生也提出了解决建议。

  

  邵鸿(资料图)

  以下为邵鸿先生的演讲实录,略有删节:

  大家好!我想给大家报告的题目是破除体制约束,实现高等教育的现代化。

  一,体制约束是目前制约高等教育的主要问题。上世纪50年代初,与中国经济领域计划经济的逐步建立相一致,计划教育的体制也随之建立。具体表现在取消民办院校,各级各类学校均由政府设立,并成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管理下的事业单位。学校领导由上级委派,并有相应的行政级别,主管部门支配和控制学校的重要事务,招生分配完全按国家计划实施,与计划经济协调一致。

  改革开放以来,在破除计划经济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对教育改革也随之启动。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的决定指出,政府有关部门对学校主要是高等学校统的过死,使学校缺乏应有的活力,而政府应该加以管理的事情又没有很好的管起来,提出简政放权,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的改革要求。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和此后包括高教法在内的一系列教育法律法规的制定,都推动了相关的改革。计划教育体制由此发生了非常重要的改变,表现在放开民办,包括中外合作办学,不包学生分配,后勤社会化的改革等等。

  但是大的教育管理体制的骨架并没有发生改变,一是具有行政级别的科层制的事业单位的性质没有改变,二是政府主管部门对学校重要事务的强力控制和支配没有改变。特别是招生制度和干部人事制度没有改变。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一度在某些方面还发生了逆发展的情况。首先行政化增强,人为的强化学校的行政级别、领导官员化。我印象非常深,我看到有些大学的校领导坐着军牌的轿车,进出办公室的时候有人开车门,我就感慨,这和我们77、78级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学校似乎有天壤之别。学校行政权力膨胀,教师主体地位下降。其次行政干预加大,各种规定繁多,大量办学事务的审批,从招生计划、学科设置、学位授权点,某些具体课程的设定到形形色色的建设计划、发展项目等等,各种量化考核评估盛行。学校教育家办学,特色化发展的制约越来越大。再者民办高等教育仍处于较小的补充地位,待遇不平等,而且政府对民办教育办学的干预也逐渐加大。最后一点是高校在某种意义上官场和名利场腐败现象严重,教学质量下降,科技创新能力不足,我想在建国以来任何一个历史上没有像这些年一样,有那么多学校管理者落马,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在我们经济领域,全面的简政放权搞活,教育领域的简政放权应该说成绩还非常有限。

  总之,大学不是按照科研规律组织管理,而形成行政体制,导致中国大学和以自主办学和学术主导为基本特征的现代大学还有很大的距离。中国大学种种弊病,乃至有钱学森之问,其实归根到底都可以归结到计划教育或者行政化这样一个要害。因此,去除计划教育,理顺政府和学校、学校内部的行政和学术权力关系,是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必须和关键。

  二,近六年来高等教育改革的绩效与实践。为什么用六年呢?是从2011年中国中长期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开始实施,以这个为时间点。为解决存在的问题和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需要,多年来国家和各级教育主管部门都付出了很大努力。2010年开始实施的中长期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以及中共中央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都针对此提出了明确的改革要求,并作出了具体部署。特别可贵的是在国务院一系列重要文件里都明确提出了去除事实上存在的行政化,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教授治学的现代大学的理念和目标。

  最近中央提出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目标的任务,我想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判断和宣誓。而且我们也看到教育部在这六年中推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和举措,2011年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颁布,试图为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建立一个最重要的基础。教育部明确经核准的部属大学的章程地位高于一般文件,目前全国120多所985和211大学已经全部完成章程并核准。2012年,教育部颁布了全面推进依法治校实施纲要,这虽然是讲依法治校,但看内容就知道,它是对整个高校体制改革的一个框架性的规范。2010年出台了高校信息公开办法,去年还出台了配套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2011年出台了修订的学校教育代表大会规定,2014年出台了学术委员会规程,这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内容超出我们预期。2014年又颁布了普通高校理事会规程试行,这六个文件搭建了大学治理一个制度性的框架,是很可贵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重要的措施,比如2010年财政部和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提高地方普通高校生均拨款水平意见,大幅度提高了省属地方高校的生均津贴,不仅有利于地方高校的建设,而且为提升地方高校的财权和办学自主权提供了很重要的条件。还有在12年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教育领域,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今年教育部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里面又明确规定,民办高校可以自主聘任校长等等,有很多这样的文件。这些文件的出台,为推动简政放权,高校民主管理,学者治学和去行政化,进行了制度性的实质性的建设和改革。民办教育综合改革的试点,选取了几十所公立和民办学校进行试点,在五所部属大学试点公开选拔校长等等,我觉得这些都还是很可贵的。

  我们应该怎么评价这六年来有关的改革呢?我是这样来认为的,一是中长期规划纲要颁布的六年,是改革开放以来高等教育显著发展和深化的六年。制度建设有所建树,应该充分肯定,不能视而不见。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计划教育和行政化的问题远未得到根本解决,两个根本没有变依然如固。现代大学制度的建设任重道远,从实践层面看,教育部推出的政策在落实上还有很大差距。不少章程被认为是形式化的,缺乏实质意义,信息公开执行的情况也并不理想,民办高等教育和公立同等地位也远非现实,甚至出现了萎缩的趋势。有关民办教育文件迟迟得不到出台,教育修法相对滞后。似乎高校体制改革还处在一个初步的和相持的阶段,应有的改革气势和决心还没有充分显现。高校领导往往缺乏改革动力,积极性不高,工作重心还没有放到现代大学制度的建设上来。这和中小学教育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反差,上个礼拜北师大召开了教育博览会,我专门跑去看了一下。但我非常遗憾,三百多项改革项目,高校最多只有一两项。在中小学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百花齐放,异彩纷呈,但是我们高校就比较沉闷,少有举措。

  三,进一步推动高等教育改革的几点思考。中国高等教育的方向和出路,只能是通过不断改革,破除计划教育的传统,建立符合教育规律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现代大学制度体系。我建议一要宣誓决心,鼓励改革,习总书记去年5月在北师大视察时强调,高校要走在教育改革的前列,有针对性,必须呼唤教育思想的大解放,努力破除思想和制度的禁锢,允许和鼓励地方学校大胆实验,形成生动活泼,上下互动的创新局面。其次要加强督查,狠抓落实,针对近年来举措做专项督查,作为未来一个时期工作的重点。再者,要加快立法,依法治教,按照三中全会和教育中长期改革发展规划的要求,及时总结改革的经验教训,以法律形式规范大学、政府、市场、社会关系,进一步简政放权,减少审批项目,尽快出台民办教育三十条,促进民办教育发展。最后要强化人大和社会监督,高校改革绝不能是政府和学校自己,人民代表大会依法富有教育立法、教育行政人事任命实施监督等职责。但长期以来人大在教育改革和管理方面并没有很好的行使职权,人大应该大学拨款、章程审定、有关法律法规贯彻执行、检查监督等方面,发挥作用。特别是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本身无法推动改革,需要人大的介入和推动。此外还要发展第三方评估,还应不断努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