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特别关注

去霾,何时不再等风吹?

2015/12/13 18:19:00  上海证券报

  雾霾笼罩下,12月6至8日,环保部长陈吉宁连续召开会议,紧急应对。环保部紧急派出的督查组也增至12个。9日下午,环保部再次召集多位专家对雾霾源头进行分析,评估北京红色预警的整体效果。 

  华北上空,正在上演一场接力赛:风来,霾走;风走,霾来。

  12月6日,“爆表”级雾霾时隔3日之后再次突袭华北。而据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王自发研究员最新预报,本轮雾霾结束的两天之后,京津冀地区又将迎来新一轮的重度雾霾过程。

  黄、橙、红预警一路升级

  2011年10月22日,潘石屹发布“妈呀!有毒害”的微博。自此,雾霾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话题。

  在2010年环保部发布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征求意见稿中,细颗粒物PM2.5的浓度标准只被作为参考指标放在了附录中。时隔一年,《中国气候公报2012》中已经显示,当年1-3月,雾霾比往年明显偏多。2013年,中国95.9%的城市空气质量不达标,2014年,这一比例为90%。

  到了今冬,华北地区雾霾出没更显频繁,各色预警纷纷亮起:本周一晚,北京紧急将预警升至“红色”级别。河北的定州,辛集和邢台也均启动红色预警。天津升级至橙色预警,河北及河南多城市启动橙色或黄色预警,山东多城市启动黄色预警。

  雾霾笼罩下,6至8日,环保部长陈吉宁连续召开会议,紧急应对。环保部紧急派出的督查组也增至12个。9日下午,环保部再次召集多位专家对雾霾源头进行分析,评估北京红色预警的整体效果。

  “应对措施非常有必要,但是,雾霾是多年污染的累积造成的,核心任务还是要减排。”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对上证报记者说。

  电力减排没减出个蓝天白云

  随着雾霾愈加频繁,“治本才是解决之道”的意识也开始在民众中觉醒。

  “空气污染气象条件是客观因素,而排放是主观因素。区域内减排,责任谁也难逃干系。主要任务不是如何‘扯’,而是如何‘减’。”北京市环保局前新闻发言人、北京环交所前董事长杜少中在微博中如此评论。

  如何治本?或者说,如何既治标又治本?

  “还是要治源,治理排放的源头。”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对上证报记者说,减排有两种,末端治理的脱硫脱硝除尘是一种,前端的燃料置换也是一种减排。

  “把满足目前需求的燃煤用清洁燃料替换掉,用新能源、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进行替代,把煤的燃烧总量和消费总量降下来,这比各种煤的减排更根本。”但是,马中同时强调,能源的置换是一项长期工作,短期内很难完成。

  在当前“谈霾色变”的背景下,国家连续发布新能源的扶持政策。规划期限自2009年至2020年的《新能源产业振兴和发展规划》指出,预计到2020年,我国在新能源领域的总投资将超过3万亿元。

  “‘十三五’时期的新能源的比重还将大幅提高。”据他测算,“十三五”时期,我国在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上的资金需求将达4.56万亿元。

  一条腿是前端的燃料置换,另一条腿是后端治理。两者需要并进。

  马中认为,减排包括汽车尾气,各种燃煤锅炉,这里既包括电厂的大锅炉,也包括工业锅炉,还有散户,比如农村地区的生活用煤,这些都是排放源。

  目前,我国在电力行业的减排,即电力行业排放的脱硫脱硝除尘已经达到一个较高水平。根据《中国电力减排研究2014》报告,我国电力行业单位火电发电量的烟尘排放量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经分别降至0.34克和1.85克每千瓦时;脱硫机组容量达到7.2亿千瓦,占煤电机组容量的90.6%。

  马中称,当前雾霾的真正成因在于非电行业的排放。

  “究竟谁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雾霾的主要贡献者?恰恰是工业锅炉、中小锅炉、居民散户的排放。”马中表示,电力行业因为都是大烟囱、高烟囱,在高空排放,且电厂呈点状分布,相隔很远才有一个烟囱。但是,工业锅炉,中小锅炉,居民散户却是低空排放,且分布广,形成了面状排放。

  而陈吉宁11月30日在《经济日报》上撰文指出,“工业生产是主要污染源,二氧化硫排放量占88.1%,氮氧化物占67.6%,特别是工业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更大。”

  何时能等到没霾的年月

  对霾凶,下一步的“治本”该落子何处?

  在马中看来,除了燃料置换,对中小锅炉,工业锅炉的排放标准仍有待提高。此外,更重要的是国家在非电领域的减排上,也要给予政策,否则,即便制定了更高的标准企业也难以做到。

  电力行业之所以很快实现九成以上的脱硫率,因为仅国家补贴一年就将近千亿,近日,又加码了超低排放的政策。然而,处于政策空白的非电行业的排放治理却是难度更大,成本也更高。

  “电力行业已经有相当强的治理能力,电力行业的超低排放在效益上讲不是最好的,而且这个标准不应只针对电力行业,还应该放到其他行业去。如果把对电力行业超低排放的投入挪给工业锅炉、中小锅炉,甚至散煤用户上的治理,效果肯定会更好。”马中说。

  “没剩下多少电厂没有做脱硫脱硝和除尘了。”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副总裁、电力环保公用事业分析师朱纯阳对上证报记者说,目前在电力领域,这一市场空间已经基本饱和,而在非电领域,这一市场空间将是巨大的。

  依照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和南京大学组成的专家工作组联合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研究报告,我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共需1.84万亿元。与之前预计的1.7万亿增加了8%。

  “除了减排以外,还要增加城市中间的透气性,在城镇化进程中留出更多的生态空间。如果所有的土地都盖上房子铺上路,天地无法通气,那么常态化的灰霾现象还是难以克服。” 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提醒说。

  让蓝天回归为常态,到底还要等多久?“恐怕15年左右才能回到大家比较满意的局面。在现有的承受能力下,只能一步一步地做,不能指望大雾霾今后就没有了。它还是会有,要面对它。”夏光坦言。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的研究同样表明,特别是京津冀地区大约要等到2030年才能实现空气质量达标。“京津冀地区2013年的PM2.5年均浓度为106微克/立方米,预计2020年可以削减40%达到64微克/立方米,2030年可以削减67%实现达标。”

  这一研究同时显示,长三角地区预计PM2.5年均浓度到2020年可以削减28%达到48微克/立方米,2030年可以削减50%达到34微克/立方米;珠三角地区的PM2.5年均浓度预计到2020年可以削减26%实现达标,2030年可以削减43%实达到27微克/立方米。

  而陈吉宁在《加大环境治理力度》的署名文章中也表示,深入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经过五年努力,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

  无论是多久,治霾不能再靠等风儿吹,都要从此刻开始行动了。(记者 赵静)


责任编辑:刘霞
相关阅读